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报道» 医科创建145周年庆典

庆典活动中澳门校友代表的发言实录


信息来源:医学部 发布时间:2011-11-18

        2011年11月我校举行中山大学医科创建145周年暨柯麟院长诞辰110周年系列庆典活动。不少校友远道而来,回到母校参加活动。中山医澳门校友会会长汤家耀医生参加了这些活动并作为校友代表发言。以下为汤会长的发言实录,以期引起师生校友的共鸣。

一、在纪念柯麟院长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发言

各位师长:
  大家好!
  我是86届的校友,希望允许我讲几句内心的感受。
  出席今天的座谈会,在座有的是我的老师,也有更多的是老师的老师,能够看到那么多位老领导、老教授的风范,我感到很高兴、很感动。
  刚才看了纪念柯麟院长的图片展,重温柯院长的一生的事迹。柯院长出生于1901年,我想可以用三句话来表达我的感受:伟大的时代、伟大的一生、伟大的事业。
  我出生较晚,遗憾未能见过柯院长本人。但柯院长为国家和人民事业奋斗终生,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的事迹,使我深受感召。几年前回校,我很尊敬地和柯院长的铜像合照。后来有一次和母校公共卫生学院的同学分享,我把这合照放在简报的最后一页,上写“微斯人,吾谁与归?”(意思是,除了像柯院长这样的人,我们还该向谁学习呢?)
  最后,我想向各位师长表达我衷心的感谢。为什么像我这样从未见过柯院长本人的晚辈都深深受到感召?其中很主要的是,柯院长的精神和事业是不朽的,没有因柯院长的离世而消失,这伟大的精神和事业通过各位师长的终生奋斗和奉献而传给了我们。
  新的世纪也可以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我希望我们新一代的中山医人,能够在新的世纪,以我们的终生奋斗去传承柯院长伟大的精神和事业。
  谢谢!



二、庆典晚会上代表校友致词

各位师长、各位学长、各位同学:
  大家好!
  我是86届的校友,现在澳门卫生局负责疾病预防控制工作。


[微不足道的十万分之一]
        两星期前,当我的同学夏丹书记请我在《中山大学医科创建145周年暨纪念柯麟院长诞辰110周年庆典》上代表校友致词,我感到十分荣幸,同时也开始担心──母校创建145年,桃李遍天下,我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人,怎能代表分布在全国和世界各地的许多校友呢?
        在澳门,现有校友二百八十多人,毕业年份从1948年直到2011年,跨越逾60年。所以,在澳门我算是二百八十分之一,而且是晚辈,有不少学长毕业的年份早于我出生的年份。
        全世界的中山医校友共有多少?我不知道。在1986年我毕业的时候,同届同学有460多人。假如这数字比较接近平均数,那么将它乘以60届,全体的校友该有超过两万人。所以,我便是两万分之一。
        在全体校友中,我是晚辈,但从1980年入学算起,我有幸已参与了中山医31年的历史。31年是145年的百分之二十一。所以,我的两万分之一的代表性,还要再打个两折,结果大概就是十万分之一。
[一种身份、一种精神、一种使命]
  想到这里,我开始感觉坦然,因为,我从心里知道,上述的算法可能是对的,但想法是错的。我从心里知道,每一位中山医校友,在全体校友中也许只是微不足道的十万分之一,但我们都从母校得到了一些完整的东西。
  这完整的东西,是一种身份、一种精神、一种使命。
  一种身份,就是中山医人。
  一种精神,就是中山医精神。五年前,当两位中大的小同学和我做访谈时,我用了“严谨认真、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追寻卓越”十六个字,来形容我记忆中的母校师长。在澳门,在专业工作和校友工作中,我从许多学长们身上看到的则是“爱国为民、专业奉献、追寻卓越”。我相信这就是中山医精神。也许,每一位校友会用不同的言词来描述中山医精神,但我相信,我们深心的感受是相同的。
  一种使命,就是通过我们终生的奋斗,使中山医精神得以实现和传承。中山医145年的伟大历史正是由无数中山医人的奋斗凝聚而成。在其中,每一位校友都微不足道,但同时也都是非常关键、不可或缺。

[满怀深情的报告和祝愿]
  因此,在母校创建145周年的日子,我代表自己,也代表正在全国和世界各地的许许多多校友,满怀深情地向母校作出庄严的报告:自从我们离开母校,参与专业和社会工作以来,我们从没有忘记中山医人的身份、精神和使命。当我们努力学习、提升自己的时候,当民众把重大的任务交托给我们的时候,当社会或专业面对严峻挑战的时候,当我们创建、推动和传承校友工作的时候,同时也都是在不断地实现我们中山医人的身份、精神和使命,为继续凝聚中山医的伟大历史作出我们的贡献。
  在母校创建145周年的日子,我代表自己,也代表正在全国和世界各地的许许多多校友,满怀深情地祝愿母校永远年青、不断发展,为医学的发展进步、为祖国的发展进步、为全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培养一代又一代追寻卓越的中山医人。
  谢谢!


三、在第三届中山大学医科粤港澳青年校友联谊会上发言

各位校友:
  大家好!
  关于澳门校友会的青年校友工作,我想藉简单回顾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三个阶段,来分享其中的一些情况和想法。
  第一个阶段。我在1986年毕业,而澳门校友会是在1987年成立,我在校友会成立不久便入了会。入会以后发现,校友大都较年长,都不认识,而校友会的活动也只是每年聚餐一次。当时我感觉,反正只是吃饭,我一人是否出席好像都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慢慢的也就不参与了。从中可见,基于身份认同,青年校友有意愿加入校友会的大家庭,但校友会若没有关注青年校友的需要,便难以维系青年校友。
  第二个阶段。就这样过了好多年,有一天,当时的校友会副理事长罗肖金医生忽然和我联络,邀请我参加理事会的工作。其实,在此之前我并不认识罗医生,但她很诚恳,并且热情地为我介绍校友会的工作和理监事会的各位学长,所以,就这样我开始参与校友会的工作。在这阶段,我学到很多。当时校友会理事长是谭焕容医生,而理监事会最年长的成员毕业于1948年(我在1962年才出生)。与年长校友一起工作并不完全是很自然、容易和成功的,例如,许多时,我会在心里嘀咕:为什么一些小事、细节也都要讨论,而且讨论起来漫无边际,一两个小时甚至一两次会议之后,仍然没有结论。明显地,年长校友与青年校友做事的方式和节奏可以有很大的差异,要能很好地一起工作,需要双方的努力。青年校友首先需要尊重前辈,虚心向前辈学习,并且懂得在适当时机提出新思维和新方法。年长校友也需学习虚心听取晚辈的意见,并在适当时放弃部份传统的“权力”,放心让青年校友去发挥他们的潜能。
  第三个阶段。上届会长罗肖金医生大力推动理监事会的年轻化,之后,就交班给我们。所以,现在到我作为会长去面对如何发动更年青校友的问题。现届理监事会非常重视青年校友工作,组成后的第一次会议就用了不少时间来讨论如何做好青年校友工作。理监事们提出了许多想法,有一些已经落实,而其它还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逐步研究落实。已经落实的包括:在上届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理监事会的年轻化,并继续设立青年委员会;更多地使用信息科技与校友进行联系,设置校友会网页,出版不定期的电子版会员通讯等。还没有完全落实的包括:通过母校的协助,使新毕业的校友能与校友会联系;设置届别联络人,加强联系网络;了解青年校友在专业和职业发展上需要;依靠母校,举办相关的专业培训活动,协助青年校友参与所需的进修等。不能说,澳门校友会的青年校友工作已做得很好,事实上,我们仍然面对青年理事和委员主动性和积极性不足的问题,还是过度依赖会长和理事长等的大力推动。
  整体而言,我对青年校友工作有信心。中山医创建145年以来,相信传承的问题一直都存在,也一直都在不断解决。我期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会坐在罗肖金医生现在的位置上,很高兴地看着下任会长谈如何做好青年校友工作。
  谢谢!